我是狐狸不是喵

be不一定是刀子,可以是苦丁茶,苦后能回甘;he不一定是糖,可以是藿香正气水,讲真最后甜的那一下恰好是最难受的。

【斑扉】淡定是伟大的品格之时态游戏 4

时态游戏之关于现在的一般将来时

出于对接下来行动的不确定,扉间在院子里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宇智波斑磕磕绊绊但轻手轻脚地到了族地边缘,他终于瞬身回房,把关键的决定交给了千手柱间。

“大哥,宇智波斑到河边了,”刻意压着嗓子皱着眉头,做出一副厌恶的样子,“不知道他是准备开须佐能乎飞过去,还是带着医疗忍者原路返回。”

原路返回,当然就是那座双方都不肯存让的桥。一个宇智波斑悄无声息地来当然容易,但一个快瞎了的宇智波斑想带人悄无声息地走回头路就困难了。

扉间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他设想到的正如现实一般,大哥放下刚哄到手边的钢,夺门而走。

如此,也好。

起码在应付一个脑子突然转了筋的宇智波之外,不用再面对一个行为异常的族长。

而且如果所料不错,不管是宇智波真的为爱而生,愿意为这次人情作出让步,还是考虑到活下来的二当家实力不如千手扉间而大当家也实力受损,大哥这次的雪中送炭都会让两族的结盟迅速提上日程。

扉间抚摸着有些蔫哒哒的钢,回想着从醒来到现在发生的事。

首先醒来的房间从大小到摆设没有大的差错,只是窗户竟未关死,卡着半截木棍,留着恰好能从从屋内向外观望的缝隙。这个习惯扉间很是熟悉,熟悉到同当下的时间对应不上。

然后是突然撞门进来的小动物。毛色雪白,身量未成,眼睛隐隐带着红光,一进屋子就冲自己拱脑袋,全然不理捡到它并取了名字的大哥…哦甚至连拱过来的力度都——全部合理。但这种精细的合理真的是一只动物能把握的吗?

再就是刚刚杀过来的宇智波斑。这个最简单,他要么不是宇智波斑,要么和自己一样在未来走了一遭。呃,想到这里,扉间的脑子难得地打了个结,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应该没这么简单,肯定有什么细节不一样了。

“时间差?”扉间将对钢的疑问和对宇智波斑的疑问结合起来,有了灵感。

“什么时间差?扉间大人你又在研究忍术了吗?”千手桃华站在门口接话,“扉间大人靠速度利用了空间,如果还能利用时间,那可就更神奇了。”

扉间看三当家脸上掩饰不住的明亮笑容,心里有了底,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思绪,随手拿起一份文件,扫了一眼唰唰写了几行字,“宇智波动作很快啊。”

“啊?”

“大哥不是让你来通知我,他们正在正式商议结盟事宜的吗?”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