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狐狸不是喵

be不一定是刀子,可以是苦丁茶,苦后能回甘;he不一定是糖,可以是藿香正气水,讲真最后甜的那一下恰好是最难受的。

饥饿游戏au虚实战场

2 游戏前夜

被吞太惨…懒得放了。。。从第二章开始吧。。。首章链接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854842&chapterid=2

短短两天,本身应该一眨眼就过了,但是完全没有生活能力的赵云澜,碰上完全没有生活能力、还抢占地盘不让李叔进来的小萝莉完美,演绎了什么叫一日如三秋。

  第二天晚上接到将军令,要求他明天哪哪哪集合的时候,赵云澜热泪盈眶,“真的就是明天,七个小时以后就集合是吧?”

  来人在赵云澜不同寻常的热情中生生打了个寒颤。“唉,这人疯球了。”同手同脚挪到大门口,回望了一下刚刚敲开的大门,一脸慈悲。

  “怎么?终于对选手们产生同情心了?”优雅的声音在他身后炸裂,“烛九,你知道的吧,凡是对选手产生同情心的鬼差,都会报废的。”最后一句轻至耳语,句尾的气声顺着耳郭探入听者大脑,死死缠住其中被称为恐惧的部分。

  “不会不会怎么会,”烛九刷地出了一身冷汗,“我只是觉得这个选手疯了,有些感慨。”

  老板的气场果然还是这么可怕。

  真是无法想象他是怎么时不时客串一下那位大人的。

  若说正位将军大人是一块温润的美玉,疏冷于外,隐忍安静,只在心里的燃着一点点红色的火,那作为双生弟弟的老板就是一块燃着的烙铁,灼热于外,玩世不恭,可最最里面尚未烧红的地方,只有一双冷眼,看着机械人,看着保留地。

  “哦,”声音的主人慢慢远离,走向阴影处,可话音仍在烛九耳边回荡,“那你暂时安全。”

  “不过记住,所有的同情心,都是从在意和感慨,开始的。”

  烛九搓了搓肩膀迅速回暖,闪身跟上已经远去的老板。他一直好奇一件事,老板为什么从来不用瞬移呢?加速走再快,也不如一个大闪现直达啊。

  赵云澜在家里躺尸。那个五味俱全的酱油面他实在是吃不下去了,手里那一堆方便糊糊更是往碗里一倒就令人作呕。他万分想念之前每三天就来一次,每一次都装满整个冰箱的李叔,就算最后一天已经把美食吃完了,有个盼头觉得方便糊糊也没那么难吃。这一次马上就要进入游戏,即将朝不保夕,风餐露宿,连最后的晚餐都不给他。

  “我说,要不咱们出去吃?”赵云澜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保留地只有一家餐厅,贼贵,又相隔千里,但饭比天大不是吗。

  “不去。”女孩又恢复了抬头望天,睥睨天下的状态,说出的话也冷硬起来,“你也不许去。”今天要好好休息。省啥不能缺觉。游戏第一天出问题谁也救不了。

  赵云澜被这个“不许”怼出了一阵火气,穿上衣服踢踢踏踏走到门口,“你不去啊,不去算了,我自己去。哎?哎哎?”不容抗拒的力量拧住他的胳膊,把人死死按在门后。

  “我说了!不许!”

  “行行行,不去不去!松松松开!”机器人压得很紧,赵云澜觉得手臂都要断了,虽然这种疼痛比起心内的惊诧根本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机械人对自己当真十分了解。当初能随口说出姓名带来的惊讶,远远被这时的冲击落在后面——正常情况下,除了自己和从小亲密的亲人朋友,怎么可能知道一个变异人的异能媒介的。

  这次,机器人却没有听话松开,反而向前压了一把,直让赵云澜承受不住,“啊!啊!”喊出声来。

  赵云澜挣扎了一会儿,不论是恳请威胁,还是动手抵抗,都丝毫没能撼动身后千钧的力道。

  慢慢地,他的手臂开始发冷,发麻,赵云澜慌了神,紧忙转动肩膀看能不能以脱臼换骨折。

  “松开!”又是那个温润的声音,不过一句听来不温不火的话,机器人终于回神一般松开手,直接后退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疼的满头是汗的赵云澜。

  “这是怎么了?”女孩好像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她甚至走上来,眼睛圆溜溜转着,拍了拍赵云澜刚刚受过摧残的左臂,在赵云澜小心翼翼挪开时,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这这这……”这一波操作实在是666.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机器人,赵云澜都要以为这是个一体双生了——前后态度、行为差异之大,一点都不给赵云澜骗自己的机会。

  “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稳定?我不是说过,在你的系统稳定下来之前,不许踏进我的地盘吗。”刚刚救了赵云澜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平平静静地揭露了一个冲击赵云澜三观的事实:“大人?你们认识?!”你们既然认识为什么还要把机器人放在我这里,还监禁在厨房?!大人您赔我晚餐吗?

  而且大人,为什么这次我的心偃旗息鼓了?

  为什么

  无所谓见不见你

  无所谓还有没有下一句

  无所谓是不是公事公办

  跟上次在监禁中心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算是吧,不过上次,这坨玩意还没这么辣眼睛。”将军大人操着他波澜不惊的温润声音吐槽,“看看这白色自来卷,这尖巴巴的脸,看看这小红鞋娃娃裙,啧啧啧,这玩意的审美真是每况愈下。”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小女孩难过地快哭了,捻着裙角喃喃,“这也不是娃娃裙,明明是复古洛丽塔。而且你是谁啊,你们是谁啊,为什么这么说我呜呜呜呜呜呜……”最终还是没忍住,啪嗒啪嗒开始掉机油。

  赵云澜:“……”哦,认识是单方面的。

  声音的主人:“……”孩子,你谁?

  看来这个破系统终于晚节不保,出现机械意识了。tm的,这坨玩意果然就会添乱,还十分会挑时候。让这坨过来就是保留地做出的最错误决定。

  “对不起啊,”声音的主人毕竟没有欺负小孩子的习惯,就算一肚子疑问,也要先止住噼里啪啦的金豆子。声音不再是之前温润磁性的,可能这个人一紧张起来,声调就会上扬,“你叫什么名字啊?”活像一个骗小孩的。

  “名字?”小女孩回答得一派天真,“你刚刚说我是一坨什么,那是我的名字吗?”


带原创人物……我已经不想再放设定了。。。lofter吞到死我放弃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