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狐狸不是喵

be不一定是刀子,可以是苦丁茶,苦后能回甘;he不一定是糖,可以是藿香正气水,讲真最后甜的那一下恰好是最难受的。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 还魂(开篇)

转载留底~

翊斓:

 @楼诚接龙2015   我们新开的楼诚文接龙活动,欢迎小伙伴们踊跃参加。详情请私戳主页君或者我,也可私信评论!脑洞无限大,污水永流传。欢迎各位加入,接文断头套餐持续更新!


 @櫻井薫    阿薰呀,请接好,别摔倒!另外我不收刀片,眼镜片等等等。


------------------------------------------------------------------------------------------


还魂


cp:楼诚


分级:R(暂定)


警告:暂无 


设定:阿诚死亡灵魂迷失,失去记忆,四处流离,终于他找到一个没有灵魂的植物人身体附了上去。


正文:




(一)




浩瀚的宇宙拥有着无数的空间,这些空间并行存在。平行空间如同本体空间一般,有着相同的人物,不同在于时间轴和结局。悲壮惨烈的人生在另一平行空间中或许过得怡然自得。


        


“砰——”


        


 鲜血从阿诚的胸口沁出,如撕裂般湍流不停。滴滴砸在地上,绽开朵朵血红的花朵。


       


 阿诚向后倒去,重重的砸在地上。摔倒的疼痛远远没有胸口的痛来的快。嘴唇的血色已渐渐褪去,他的眼前一切漆黑,世界模糊又眩晕。阿诚急促的喘息着,丝丝寒冷侵入骨头,眩晕中他仿佛看见了大哥的身影。染满鲜血的玉手,固执的向前伸去,仿佛可以抓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虚幻的影像一戳就破,消散在空中。阿诚缓缓的闭上眼睛,沉沉睡去,陷入无尽的深渊。


        


“唔。”阿诚觉得自己好像从什么束缚中挣脱开来,他缓缓的睁开双眼。自己应该是虚浮在半空中,身体透明不住的飘荡。他看到地上正抱着自己尸体的大哥,那样的大哥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大哥身旁弥漫着悲凉的气息,通红的眼眶溢满了泪水。他埋头在阿诚的尸体上,那颤抖的双肩,呜咽的声音,道不尽的脆弱哀伤。


       


“大哥?”阿诚飘了过去,张开双臂想环住大哥,透明缥缈的手却从明楼的身体内穿过。阿诚嘶声力竭的呼喊,拼尽全力的尝试,都已昭示他和明楼阴阳两隔。他依靠在明楼身旁,天地间独余二人酸楚的背影。


        


时空存在着不稳定性,空间的裂痕此刻开启。阿诚眼前一切变得虚幻旋转,身体从明楼旁被抽离。不,他不要离大哥远去,即使作为一缕幽魂他也希望能陪伴在大哥的身旁。他挥舞着双手希望紧紧的抓住明楼。可是肉体和灵魂终究是不同的,一阵裂肺的疼痛后,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明楼愈行愈远,胸口绞痛难忍,灵魂竟然也会有疼痛。阿诚在时空中摇荡,恍恍惚惚间好似落到了某处,晕厥了过去。


        


        


床上沉睡的明楼紧蹙眉头,砰然坐起拂着胸口喘息,惊起一身冷汗。疼痛从心口蔓延到了全身, 软弱无力,手指因紧紧的握在一处,已开始泛白。明楼梦见了阿诚中弹身亡,独留自己一人如行尸走肉般在世间游荡,那种感觉仿佛亲身经历,触手可及。


        


闷哼了一声,明楼撑住头开始寻找药。以往明楼的任何细微动作都会惊醒阿诚,但此刻阿诚却躺在床的另一边昏沉不醒。待明楼服完阿司匹林再回床上后,他侧卧细细的描绘着阿诚的睡颜。手指在阿诚的脸上游走,按了按阿诚紧蹙的眉间舒展开来。滑过阿诚高挺的鼻梁,轻抚阿诚微启的红唇。许久探身轻啄一口,沙哑低沉的柔声说了一句“幸好你在我身边”后进入梦乡。


      


第二日早晨,阿诚觉得身体倦怠,仿佛被东西碾过一般。睡眼朦胧的打量着周围一切,瞧见坐在床头穿戴整齐冲他微笑的明楼,猛地挺起身体,特工的本能让他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向明楼。明楼惊愕,但动作快过思绪,他手腕一翻,小擒拿手抓阿诚的手腕,用力一拧将阿诚的胳膊扭到身后,栖身将其压在床上。


      


“大早上起来闹什么!”明楼声色俱厉。


      


“放开!”阿诚如困兽般扭动挣扎。


      


“看来你还没清醒。”说着从床上拉起阿诚将去推入浴室,拧来浴头冰凉的水迎头潺流“现在清醒了吗?还没清醒就给我待到清醒了再出来!”说完啪的一把甩手将门关上!


       


远离的脚步声和浴室的关门声令阿诚恍惚,头上的水流淌过脸颊,顺着脖颈滑入衬衫内。白色的衬衫湿哒哒的紧贴身上,隐隐约约可见性感的腰身。他如同断了线的木偶,撑在墙上才以至于不会滑落。


      


 阿诚透过雾气腾腾的浴室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唔,我是谁…刚刚的那个人又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一连串的疑惑浮上心头,脑袋仿佛要炸裂,阿诚顺着墙壁滑落瘫坐在湿哒哒的地板上。他喘息着,额头渗出大滴大滴的汗水,这种疼痛不是来自身体,而是灵魂深处一点点被人撕扯,无法摆脱的疼痛。


        


 -----------------------------------------------------------------------------------------




后续请戳  @楼诚接龙2015  和 @櫻井薫  ,我选择狗带!



评论
热度(68)
  1. 雪罗枷娜-蓝楼诚接龙2016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