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狐狸不是喵

be不一定是刀子,可以是苦丁茶,苦后能回甘;he不一定是糖,可以是藿香正气水,讲真最后甜的那一下恰好是最难受的。

[凌李/楼诚接龙2016]16.成熟的味道

  接龙持续更新嗯哼~~~~~~剧情过半,现在越来越烧脑了,作为脑洞的创造者@累死你,和补充脑洞的各位写手,大家表示……欲知后事如何,多多关注我们呐

  

  我是狐狸不是喵:

  

  抱歉我真的没看过楚门的世界~~欢迎小天使给科普一下前因后果……因为没看过,所以剧情什么的……被我吃了……除了单薄的心理活动就没什么别的了,而且还完全跑题救命不知道下次会不会不带我了……想知道剧情或者想安抚被我伤害的三管的~都敬请期待下一位 @诗三百太太 的文~

   

  前文: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季节三十题]- 1.雪水融化而成的溪流By@长大的森林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季节三十题] - 2. 春樱的枝头 By@糖水薰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季节三十题] - 3. 花香与体香  By @勒死你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季节三十题] - 4.雪层下潜伏的生命By @我是二胖啦啦啦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季节三十题]-6.去踏青 By @眼镜娘安娜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季节三十题]-11.夏日祭与烟火 By  @翊斓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季节三十题]-14.突如其来的雷雨天 By  @莫染

【接龙两千日楼诚】之[季节三十题]-15.暴风雨前的原野 By @鹿饮秋水


 @楼诚接龙2016


  

  ====================== ===我是萌萌哒分割线============================

  

  16.成熟的味道

  

  李熏然冷冷的笑了,他想,凌远,我一定要救你出去,你再稍微等等。

  

  等我带你出去,一起听夏日的惊雷,淋瓢泼的大雨。


  知情的演员总是没有不知情的反应快,在李熏然还纠结要不要干脆淋淋水的瞬间,凌远已经拉着他一把塞回车里。


  “凌远,我想淋雨。”李熏然突然甩甩被凌远拉住的手说。


  “会着凉的。”凌远一本正经地拒绝。


  “不会的,我身体好。”李熏然一本正经地撒娇,说的跟真的似的。李熏然也有着演艺人平时身体不错,可惜一碰就坏的通病,“李熏然”身体状况太过瞬息万变,不过这次的剧本好像没说他会感冒。


  “嗯,”凌远居然点点头,“可我担心你。”所以信不过你。


  “…”看着凌远认真地温柔的眼神,李熏然又开始纠结要不要死缠烂打下去。


  他今天,现在,一点都不想按照刚刚看到的剧本里写的,坐在车里等,三分钟后打开音乐,忍受五分钟的随机播放调到“see you again”,营造出既浪漫又迷离的情调,再懵懵懂懂地被搂到怀里。这样的场景美则美矣,可即使是做好了绝对不能打草惊蛇的心理准备,他还是少见地,对这部分有点反胃。


  虚假的东西越美好,就越是恶心,那种表皮光鲜亮丽,内里却腐烂已久的东西,远比直接的腐肉脓水还要渗人。


  李熏然偷看了一眼凌远的手表,很好,只要凌远能耐心地陪他这么相对无言下去,他就还有一分钟的时间来抉择是不是选在今天,偷偷在凌远耳边,透露一点点不至于让他抓狂的讯息。


  说不定还能得到些不错的主意。


  毕竟,凌远是这么聪明。


  李熏然意识到了凌远的聪明,却也小视了他的聪明。或者说高看了自己的演技。再或者说得肉麻一点,小视了爱。所谓爱情,是能给人明察秋毫的力量的。


  何况,凌远是这么聪明。


  他熟悉李熏然每一种细微的表情,能捕捉李熏然每一次视线的变换——是李熏然,不是“李熏然”。几天来,他已经从李熏然呆愣的眼神底下,看到了渐渐酝酿的坚决和斗志,这次隐晦地顺着爱人飘忽的眼神看了看四周,已经散发着细微的丰收味道的麦田陡然多出些毛骨悚然来。


  被什么牢牢盯着的毛骨悚然。


  李熏然终于想好了。连简瑶都看出来自己对凌远是动了真感情,没道理韦天舒他们会不知道。既然爱上,偶尔的情不自禁比起乖乖地一步步跑剧情可能还顺眼的多。


  “我要出去,要出去。”李熏然看看还没有停的意思的人工造雨,扯着凌远的双手晃晃,说。


  “受凉怎么办?”


  “到了屋子里你可以帮我暖暖。”李熏然理直气壮。


  他装的懵懵懂懂,凌远听得面红耳赤。尤其是知道了李熏然神志清明,这句话里邀约的意思也就弄得让人,尤其是让爱人,无法拒绝。凌远又隐晦地扫了眼四周,半推半就地跟着出了车门。


  “下雨呢你俩干嘛去?”韦天舒坐在驾驶位上喊。


  “他想淋雨,我陪他。”凌远扭头回答。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韦天舒冲他们翻了个白眼,一边嘱咐着“小心点别感冒”,一边给笼外人发消息采用下一方案。全程观看了韦天舒一心二用的凌远眯起了眼睛,原来有问题的并不只是“李熏然”一个人。


  俩人在田野里没能疯多久,李熏然一个喷嚏就结束了他们淋水的行动。


  “快到屋里去,你要感冒了。”凌远忙拉着人跑到已经安排好的度假屋门前,“快进去。”


  “哦。”李熏然老老实实跟着进了门,老老实实被带到冲凉房,老老实实地被脱光了衣服放在浴缸里。


  “有什么要的说吗?”晚一步脱了衣服进来的凌远几乎没出声地问。


  “啊?”李熏然继续装傻,把手无师自通地放到了凌远胸口上,一寸一寸地轻轻捏着——这会儿,还不是说话的时候。


  凌远知道这一点,干脆地抓住李熏然就要碰到敏感地方的爪子,使点劲掰下去,按在李熏然的肚皮上,“熏然,不要玩火。”该提醒还是要提醒的,只是他自己另一只手也不怎么老实,拇指正蹭着李熏然腰间罢了。


  “……”如果不是人设限制,李熏然肯定要在那只作乱的手上咬两口才解气。人腰间可是有痒痒肉的,而有些薄茧手指轻轻蹭在上面,说疼不疼说痒不痒的那种感觉,就谁在被玩谁才知道了。


  “你今天很好闻呢,”凌远闷笑着不正经说,“熏然。”说话是不影响手里的动作的,他松开牵制着李熏然的手,双手往爱人胸口扫过,让两根食指停在李熏然的凸起上,拇指轻轻按进肉里,一点点一点点沿着肋骨擦过去,同食指汇合立马捏住,李熏然一颤,整个人软了大半。


  水也开始变温了,凌远站起来,给自己和李熏然都找了条浴巾围上,扶着他从浴缸里挪了出去。


  “知道了,”凌远对李熏然眨眨眼,“剩下的我们到床上继续。”


==============================================

真的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


  


  


评论(3)
热度(32)
  1. 楼诚接龙2016我是狐狸不是喵 转载了此文字
    狐狸宝贝好快……下一个是三百!大家对内容有疑问请直接……私信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