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狐狸不是喵

be不一定是刀子,可以是苦丁茶,苦后能回甘;he不一定是糖,可以是藿香正气水,讲真最后甜的那一下恰好是最难受的。

【斑扉】淡定是伟大的品格之时态游戏 2

2.时态游戏之关于现在的过去将来时


宝宝已经写得快要疯掉了……剧情啊剧情啊你怎么就不往前爬宝宝心好累啊……这次的tag让我怎么打……扉间巨巨依旧是透明的,斑爷戏份是多但是这个形象并不想给宇智波粉们看到……现在的斑爷太蠢萌,不过万一谁点进了斑扉tag哈~~我其实是爱斑爷的,真的,他只是处于混乱状态而已,就酱紫~~

=====


  见到泉奈的瞬间,斑觉得模模糊糊,甚至一片漆黑的世界也是这么美好;然抒情不过三秒,不是斑突然疯了,哎,是他突然发疯了,在听到弟弟小声和医生讨论能不能趁着自己还有气把眼睛挖下来送给哥哥,而那个该死的医生——同意了。


  即使是以自己医术不精,可能保不住二当家性命,为了宇智波的未来需要大当家更强悍这样的理由,斑还是不能接受,并身体力行地,表达了这种不接受。


  不然为什么说抒情结束了,呆立在原地感叹弟弟的能为了哥哥放弃一切,又气愤他不惜命,伤心欲绝同时怒发冲冠也依旧是感情抒发,不是吗~


  那位还没有留下名字的宇智波,在被拽着衣服提起来的时候,就明白可能,族长比自己想象的来得要早,趁对方眼里没焦距,二当家又支支吾吾地低着头,狠狠瞪了宇智波泉奈一眼,然后转向按照几分钟前的剧情纯属自身难保的宇智波火核——喂喂二当家,您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不是说族长大人同意了吗?!火核大人救命啊!


  火核捂脸,唉,我要是你,就不会答应泉奈大人的要求,毕竟泉奈大人只是威胁扒了你的皮,而斑大人大概真的会动手扒。不过斑大人您就算看不见,不觉得手感不对嘛,人家好歹是个女孩子,被揪衣领已经很难看了,而您紧紧拽住到襟口散开的部位,那是胸……


  斑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松开手,有些窘迫地喃喃了声“抱歉啊”。他是真的没看见,视界里所有物体只能勉强分个高矮胖瘦,性别什么的——都是浮云。


  “哥哥,你的眼睛……”泉奈很是担心。然再担心也只能躺在床上,像做卷腹一样勉强抬起后背。


  “没关系,”斑打断了他的话,“我的眼睛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你现在该想的是怎么养好自己的身体。”


  “哥哥你都听到了,我现在就是在熬日子,我治不好了,一定会死的!”泉奈发誓自己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期盼着最后时刻的到来,那就能潇洒地挖下眼睛送给哥哥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双手被一只大手死死按住,整个人都被有力却温柔地,压进对方怀里。


  “泉奈,你不能这么对我。”他听到骄傲强横无所不能的哥哥轻声说,肩膀也感受着一点点滴下来的湿润。


  “好吧好吧,”即使并没有打心底改变主意,泉奈也只能先敷衍一下再说,“只要我还能动,我不会做那种事的。”反正离动都动不了不远了。


  听了弟弟没几份诚意的保证,斑精神一振,满血复活,“那就好。放心吧泉奈,你不会有事的。”臭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相信我,你不会有机会的。


  斑冲屋里三个人弯起嘴唇,给那三人一个几乎算是阴险的假笑,“火核,和医生,看好他,我很快回来。”


  说着,就瞬身走了。


  阿诺撒,族长,您觉得把二当家就这么丢给属下真的好吗?火核看了一眼泉奈杀人的眼神,咽了口吐沫,“泉奈大人,斑大人还没走远呢。”


  “你想什么呢,我是那种说话不算的人吗,”泉奈放下刚刚强撑起来的身体,摆摆手,“不用费心看着,想帮忙的话,你可以在死白毛的刀口上补一刀。”


  火核不慎看见泉奈整个亮起来的眼睛,赶忙别过头,和苦哈哈不知道摆什么表情的医生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听见对方心底的叹息——斑大人哎,在我们被幻术迷倒真的补上一刀之前请快回来,我们就要承受不来。


  而宇智波斑面对的情形,讲真也友好不到哪儿去。


  让一个盲人在不记得路线的情况下找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后敌方还开了图(呃看dota视频听到的词,好像是把整张地图点亮,不用插眼能看见对方和野怪的一种挂)…


  …然后最重要的是,从踏上千手领地的开始,宇智波斑觉得自己的思维突然有些混乱——现在是结盟了还是没结盟来着?千手柱间现在是什么立场呢?更重要的是,那个千手白毛是什么立场呢?


  千手柱间现在当然是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千手扉间当然也在办公室内——不是在帮大哥处理公务,他在逗小动物,准确地说是一只毛色雪白,眼睛隐隐带着红光,身长大概也就两尺左右,总耷拉着尾巴看见喜欢的人会凑过去拿脑袋拱拱,名为钢的,好吧反正看着是白的,的白狼。


  突然地,扉间感觉到斑的查克拉,就在附近,应该已经到了离中心不到五百米的位置。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