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狐狸不是喵

be不一定是刀子,可以是苦丁茶,苦后能回甘;he不一定是糖,可以是藿香正气水,讲真最后甜的那一下恰好是最难受的。

【斑扉】淡定是伟大的品格之时态游戏 3

3.时态游戏 · 关于过去的现在进行时


嗯,废话一堆,这次简直不能打斑扉的tag了,不过我的主线是斑扉暗搓搓蹭一个……天知道我都在放飞些什么……算了随它去,考虑到我已经爬墙了这个问题,本文想来也不会太长,嗯就酱紫~~正文如下~


  按理,扉间是一定要出去看看情况的,所以当柱间已经感觉到斑的查克拉就在附近徘徊,而一抬头弟弟还在面前,当大哥的还很是惊诧了一会儿。


  不怪他诧异,毕竟从这之后,所有的剧情猛地转了个弯,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撒丫子狂奔,一个千手扉间无比后悔自己当年没把那个宇智波斑冷嘲热讽回去的方向。


  “你怎么?”千手柱间眨眨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扉间嘴上说着“没什么”,低头瞟死死咬着自己裤脚的钢牙,直看到小动物委委屈屈地松了口,前爪搭着他的脚团成一团。


  “哈哈,”千手柱间挠挠头,“你还真是宠它啊扉间,看来这小家伙很合你眼缘嘛。”柱间离开坐的快磨坏的凳子,挪过来摸摸钢牙的脑袋,很意外地对上一嘴尖牙,得到“啊呜”一口的警告。


  “看它明明很喜欢扉间的。”柱间半真半假地抱膝蹲下,头顶乌云一片片聚拢过来。


  扉间用关怀傻子的眼神打量了一下他,“哥哥你看一下它,我出去走走。”


  “哎,扉间……”


  “放心吧,宇智波斑已经走远了。”还带走了一个一个医疗忍者,难不成是想开了?“可以开始考虑结盟了。”说完施施然走了开去。


  留下柱间一边防备着钢牙随时想从他这叼下一口肉的嘴,一边眨巴着眼睛一脸懵逼,“嘿小东西,刚刚你的主人是说结盟吗?”


  扉间真的只是出来透透气,没来由地,觉得往日习惯了的场景突然有些压抑。可能是看着在自己手底下撒娇卖萌,对上不是主人的人露出尖牙的小动物有些感触吧,对那个骄横神逻辑的宇智波斑有了点点感同身受。


  不管宇智波泉奈是怎么样一个强悍,坚持甚至疯狂的对手,对他哥哥来说,那也是可爱的弟弟,貌似还是唯一的可爱的弟弟。


  “不会吧?”并不算娇俏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扉间大人不会在后悔,吧?”如果是的话,声音的主人转转脖子,幻术可能不如一记直拳来得有效。


  “怎么可能,”扉间淡淡然否认,“那可是战场。不过,我为他们兄弟感到遗憾。”


  千手桃华松开攥紧的拳头,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好吧,我一点也不,我觉得庆幸。庆幸你的奇袭成功所以躺在床上的是他,不是你。事实上刚开始我甚至庆祝了一段时间,即使宇智波斑疯狂的进攻也不能打消我的兴奋感,一点点都没有。”


  “当然了桃华,”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个回答有点满意,扉间浅浅地勾了勾嘴角,左手搭在少女的肩膀上,“对你来说,我当然重要得多。”


  “哦,不单单是这样,”桃华歪着脑袋挑着眼角看他,“因为你可是九死一生。虽然不像他哥哥那么厉害,宇智波泉奈的万花筒和须佐也是很可怕的,要近身攻击,速度力量准头缺一不可,还得有点运气。天知道你飞雷神冲过去的时候,我差点吓疯了。”


  “对我的实力这么没信心?”扉间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第一次不知道是不是该对别人的关心表示感动。”


  桃华撅了撅嘴,没绷住就笑了,“这不是信心的问题,扉间大人。就像是我知道孩子们在族地玩不会出事还是忍不住担心一样,我知道您的实力足以应付,顶多,”她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对方那三道伤疤,“再添一条,但这种,惊险感,是不可避免的。”


  “关心则乱?”


  “关心则乱。大概是吧。”


  “谢谢。”扉间很干脆地表示了他确实挺感动的这一事实,“不过孩子们在族地玩并不一定就不会出事。我们和宇智波,和羽村都相隔不远,还是要做好巡查感知之类的工作,保证孩子们的安全。”比如今天我脑袋一热做的事可不能再次发生。


  说到今天做的蠢事,愚蠢的宇智波是准备开着须作带人跳过去吗?考虑到我们中间隔条河,最起码医忍不会飞的问题。


  还是他能蠢到去过桥?


  要不要去通知大哥做好准备呢?千手扉间摸着下巴想。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