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狐狸不是喵

be不一定是刀子,可以是苦丁茶,苦后能回甘;he不一定是糖,可以是藿香正气水,讲真最后甜的那一下恰好是最难受的。

*巍澜虐心向12H特别企划
*前文  @二宫雅纪 http://tomato-gintoki.lofter.com/post/1d33c6eb_ef0c9757
*相思相忘
*接剧版结局。意识流,感觉不到虐哒

虫洞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
最初是无聊的,无聊到盯着手机屏幕,一分一秒地数日子过。后来就习惯了,一个人不紧不慢散步也挺有意思。再后来,溜溜达达的赵云澜看到几块毛玻璃,里面模模糊糊的,是特调处那帮人的剪影。
就这么着,赵云澜一走一停地趴在并不清晰的屏幕前偷窥人家的生平。
赵云澜看到祝红渐渐脱了青涩稚气,留长了头发也磨砺了心性,磕磕绊绊着带领三族共同进步,也终于没抵抗住猛烈的追求,成了一条小蛇的新嫁娘。“啧,”赵云澜听那条蛇说给祝红的情话听得牙酸,揉揉腮帮子赶紧摸口袋,没有棒棒糖,倒是有一根烟,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回兜里,继续揉脸,“真是烈女怕缠郎。祝红啊祝红,幸亏你没一辈子栽我身上,不然我这是多大的罪过啊。”不过,祝红之前的梦里好像还有一个没露面的第三人,赵云澜愿意上穷碧落下黄泉地找,愿意可与之生可为之死地跟,的一个人。
赵云澜看到死猫大庆和曾经的新人小郭互相扶持着经营特调处,里面没了镇魂令,没了能量体,没了老楚祝红李叔,外面没了地星人,没了圣器,没了时不时找麻烦的海星鉴,所以大庆不会随随便便变猫了,嘴里叼着的也从小鱼干换成了赵云澜同款棒棒糖,所以小郭也不会紧张胆小结结巴巴了,防身用的小电棒也换成了手枪(这里用原版设定,小电棒靠恐惧发电)。他居然还学会了耍刀?!看着郭长城给自己打了气而后冲上去大杀四方的样子,赵云澜差点给跪了,“哇哦,这是郭长城?别是附身了吧?那只死猫怎么不快来一巴掌拍醒他?”不过他话里有多不屑,眼神就有多专注。好像之前也有个用刀的,长短兼备,能守能攻,动作跳舞似的行云流水,威力又爆炸似的人鬼皆惊。比这个小郭强多了。哼。
赵云澜紧窜两步,看到海星鉴实验室里团团转的李茜和好整以暇指挥实习生的林静,左耳朵是小姑娘一声紧过一声的催促,右耳朵是伪科学“我是特调处的人,为什么你们的实验还要找我?”的抱怨,恨不得把自己鼓膜掏了。“我去,”赵云澜紧跑两步,让那俩货离开视线,“之前接触怎么没觉得这小姑娘声音这么高的啊?真难为那些实习生,这都没聋吗。”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和那个女孩碰面的几次,周围都有个谁,总是安安静静呆着,轻声细语说着,一身书卷气既安抚绝望的小姑娘,也平静恼怒的自己。好像是她的老师?这就能说通了,哪个小姑娘会在导师跟前失态呢。
后面的情景太多了,赵云澜一蹦一窜也看不过来,但他就是心急火燎地一格子一格子往前窜,好像速度慢上一点就会永远错过什么似的。
可是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在第三次看到郭长城耍刀的时候,他脑子里闪出一身黑袍,第四次逃离李茜声波攻击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穿西装的人影,第十次感叹祝红解决了终身大事的时候,他听到一个名字。
那个暴戾却温文的刀客,那个安静却有压迫感的教授,那个自己上穷碧落也想同生共死的人——他叫沈巍。
不过沈巍是谁?赵云澜越想越想不起来。干净的眉眼慢慢褪色,整齐的西装也退出脑海,黑袍长刀渐渐模糊,最后连串起这一切的名字也归于沉寂。
赵云澜看着眼前模糊的屏幕,总觉得里面缺了一个人。
一个,不管看到什么身体都会感知到,但不管怎么回忆脑中也没一点一点印象,的人。
一日害相思,一日忘相思
日日害相思,死生不可识

下文  @林妄.

评论(10)
热度(54)